课程内容


从新中国初期的“梁陈方案”开始,到奥运会之前前门大街的整体改造,前门东区就寄托了太多我们关于传承的梦想,也留下了太多昔日难再的记忆和遗憾。如今,前门大街和西侧的大栅栏已热闹非凡,京城新晋网红店此起彼伏的成为打卡圣地,而前门大街东侧的胡同们却显得安静很多,很多人还不知道,草厂和打磨厂也隐藏着许多设计师的大作,而景观修复后的三里河,小桥流水人家,那是另一个我们并不熟悉的真实的北京。


始建于明代中叶的颜料会馆,是前门东区众多商业会馆之一,历经多次重建与修葺。9月27日,「“恢复性修建”:前门东区集群设计论坛」在这里举办,十几位专家和建筑师、规划师,一起讨论起这片老城的过去和未来。


 目 录 


第一部分 主题演讲核心内容

吕舟

谁的遗产?历史老城保护的完整性

马良伟

北京老城整体保护规划的主要问题

朱小地

恢复性修建作为老城保护的一种策略


第二部分 对谈:在实践中发现问题、探索路径


议题一:整体视角下的历史文化名城保护与复兴

议题二:恢复性修建作为老城保护的一种策略



【第一部分 主题演讲核心内容】



吕舟

谁的遗产:历史文化名城保护的完整性讨论



自1982年国务院公布第一批国家级历史文化名城起,历史文化名城、名镇数量在不断增加,同时城市形态不断变化,给历史文化名城的主要构成要素和独特特征带来巨大的压力,甚至一些历史文化名城的要素已消失殆尽。


吕舟老师以部分空壳化的“古镇”和鼓浪屿申遗中的公众参与为对比,提出了历史文化名城的保护不仅包括建筑、街道、城市肌理,也同样包括城市中普通市民的生活、城市的文化精神。


▶ 迪士尼化的“古镇”是保护吗?


从事文化遗产保护工作这么多年,我亲身经历过很多城市,慢慢开始思考一个问题:我们保护的到底是谁的遗产,历史城市保护到底为了谁,为了什么事?我们得到了什么?谁得到了什么?


大家应该都去过这样的“古镇”——把所有街区买下来,变成了一个收票的地方,一个迪斯尼化的商业街古迹。这样将居民全部搬迁,将原有历史街区改造为旅游景区和商业街的做法,彻底破坏了原有街区的人文环境。这种做法甚至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原本繁荣的街市迅速萧条的状况。


历史文化名城的保护本质是是为了人民的幸福和城市的可持续发展。保护不仅包括建筑、街道、城市肌理,也同样包括城市中普通市民的生活、城市的文化精神。忽视城市生活、文化精神的历史文化名城保护是不完整的。


没有居民的“空壳”古镇 来源:吕舟



 台风之后的鼓浪屿——居民是城市生活的核心


在参与鼓浪屿申遗工作的几年中,我们对那里的人和文化喜爱至极。印象尤为深刻的是2016年台风“莫兰蒂”,正值申遗工作最紧张的阶段,整个岛包括国际专家来视察的会场都一片狼藉。社区居民自发组织起来,帮助救灾和清理街道。我们还认识了很多把自家收藏的地图和老物件拿出来做展览的居民,在政府租用的老房子里演出的剧团,组织各种活动和聚会的文化人士、咖啡馆老板等等,各种各样的人。


人才是城市最核心的存在,真正的保护是源于自身、源于居民的热爱。居民是城市生活的核心,居民参与的广度和深读直接关系到历史文化名城保护的结果。居民的全面参与会具有获得感,真切感受到自身生活的地方在变美变好,而且这个成果是属于居民的,属于所在社区的,也是属于大家的生活的。

 

鼓浪屿申遗工作中,居民参与本地文化保护 来源:吕舟

 


马良伟

北京老城整体保护规划的主要问题



2017年9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对《北京市总体规划(2016年-2035年)》作出正式批复,提出减重、减负、减量发展,以及加强历史文化名城的保护,重视老城整体保护与复兴。随后,北京市各区开展了一系列的分区规划工作,而在二环以里的范围内进行老城区的整体保护规划,这也是前所未有的。


北京已步入现代化国际大都市行列,但一些深层次的矛盾和问题也逐步显现,“大城市病”的问题凸显。马良伟老师通过近年来对老城保护规划的研究和实践、综合的考量了和分析了人口、市政、交通、城市景观等多方面的问题,如何制定有针对性的治理目标和对策,需要从城市总体规划的战略性、全局性角度,寻求综合解决方案。

 

▶  人口疏解 & 建筑减量


常驻人口疏解的压力非常大,因为人口疏解往往是很难用行政的手段来直接干预的。减少流动人口,或者叫减少旅游人口同样也面临这难题,我们无法直接把人挡在外面。一个地区如果打造的很好,自然会吸引游客的到来。人口调控依靠市场规律,以及经济、文化、环境、心理等各种潜移默化的因素。只有减少建筑存量才能有效地控制人口。

 

▶ 市政管线 & 厕所


北京老城改造到什么程度、什么样才算改造任务基本完成进入一个良性循环的轨道?有一个标准,就是厕所。厕所问题是民生问题、宜居问题,更关乎人类生活的尊严。如厕的便利与舒适是老城里面宜居的标准。这个问题解决了,老城整体保护的问题也就基本解决了。这个问题没有解决,怎么保护都不是成功的。例如草场地区胡同里埋了水管,如果所有管线都改造完善,厕所问题也就解决了。金鱼胡同现在已经基本达到了我们所提出的指标。

 

▶ 交通&轨道&慢行


北京二环以里以静慢交通为主,尽量降低地面机动车的出行率和行驶速度,地下轨道交通是未来出行的一个主要方式。希望到2035年,北京老城里面的轨道总长度达到120公里以上,其中最好有4条快轨,而轨道站点的分布希望达到一平方公里一个甚至更多一些,居民最远不超过600米就能找到一个站点。

 

▶ 城市景观&城市设计&美学原则


维护好北京老城的整体风貌,除了总规里提到的十条,我们还需要针对北京老城的恢复性修建提出一些美学原则。我总结为3点:1、古今交融、相映成辉;2、以古为基调、为统领、为灵魂,以今为补充、为点缀、为亮彩;3、今为古用、今不压古。



朱小地

恢复性修建作为老城保护的一种策略



前门东区的保护与复兴对于保护古都风貌、传承历史文脉、建成国际一流的和谐宜居之都具有重要的意义。自从2014年起,北京建筑设计研究院朱小地工作室就开始了与区域实施主体天街集团的合作,参与到前门东区的保护与更新工作中来。2018年,在北京新总规以及首都核心区控规的编制背景下,前门东区开始了新一轮的保护规划研究工作。


朱小地老师从项目策划功能定位、规划目标和理念、控制性详细规划、城市设计、恢复性修建&集群设计、动态维护六个层级,详细介绍了前门东地区恢复性修建的权威性、综合性、实践性、可行性的规划研究。


▶ 前门东区历次规划研究工作回顾


前门东区应该说是历来受到北京政府、规土委以及北京地区规划设计机构的重视。2001年做的片区规划,我们的规划范围只有鲜鱼口的草厂片区。2003年由北京建筑工程学院(现为北京建筑大学)做了新的保护规划。2005年,也是由建工学院做了保护规划,这个规划得到了官方审批。2006年中心城区的部分规划,可以看到很多路网结构包括胡同和四合院的肌理是得到了保护的,在本次规划中,已经形成了现在所看到的街区和道路。


2014年,我们就开始了与天街集团合作,先后参与了“城南计划”、西打磨厂集群设计、草厂片区环境提升以及整体保护规划研究工作中,并在2016年北京国际设计周期间举办“前门东区”展览,展示系列成果。


充足的发展空间和潜力

 

前门东区与北京其他老城街区一样,存在着建筑破旧、交通不便,公共空间与设施缺乏、房屋产权不明、人口老龄化等问题,但同时,前门东区又有着其自身独特的发展潜力。

 

这个地区总占地面积55.94公顷,是北京老城内最大的历史文化街区之一。经多年城市更新工作进展,人口疏解率达到80%,人口密度低于北京核心区人口疏解的标准要求,有条件吸引新住民进入。自2008年起,陆续完成了各个地段的市政管线改造、市政设施提升工作,具备良好的市政条件。


除此之外,前门东区先后完成了西打磨厂西段步行街改造提升、草厂片区胡同改造提升、三里河景观修复等项目,具有一定的实践经验。


多部门协同的工作机制


政府团队、建筑师团队、大数据团队、以及各专业的专家、设计师都参与到本次前门东区的保护规划工作中来。天街集团、北京市文化遗产保护中心、城市交通方面的专家,以及北京院的机电所都给了我们工作很大的支持。


多部门联动、多专业协同、重点难点专题突破、多规合一的规划方法,在跨界工作平台上,集结了一批包括老城保护专业规划师、建筑师、运营商、在地居民、文化创意群体等社会资源。打开一个开放的平台渠道,改变历史文化街区单一规划、单一产业策划、单一文化保护、单一建筑设计与改造的模式,形成跨学科的融合发展,探索实践前门东区的保护新模式。


文化整体保护理念

 

“文化整体保护”,意味着从实体建筑的保护转向文化整体保护,既保护原有街巷结构、院落肌理和建筑风貌,又要创造更多的使原住民继续生存下来的可能性,延续原有的生活形态,并保持与外部的有序流动,形成全方位的整体保护提升从而实现老城的文化复兴。


 

 

最具老城风貌的共享生活体验区

 

以文化整体保护为理念,以人为本,保护性修缮与恢复性修建方式并举:对现存院落建筑进行“保护性修缮”,使这里成为传统建筑工艺的展示和传承基地;对现存空地进行“恢复性修建”,进行院落织补,恢复传统风貌,两种途径实现“最具老城风貌的共享生活体验区”的发展定位,达到共享、共融、共生的老城复兴目标。

 

恢复性修建

 

“做好历史文化名城保护和城市特色风貌塑造。加强老城和“三山五园”整体保护,老城不能再拆,通过腾退、恢复性修建,做到应保尽保。 ” ——2017年9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对《北京市总体规划(2016年-2035年)》的批复

 

从北京新总规提出的恢复性修建概念出发,深入的研究前门东区的历史变迁,经过多方专家讨论达成了恢复性修建的基本要求:


 

“恢复性修建” 集群设计

 

以西兴隆街为恢复性修建试点,进行集群设计,集合多方智慧探索恢复性修建,邀请了边兰春、吕舟、张杰等12位在老城保护方面有所建树的建筑师参与,并陆续进行了现场勘查,确定了地块设计归属。

 

恢复性修建导则是每个地块建筑师应遵循的设计规则,该导则针对每一块空地的通过细则来控制具体的建筑设计方案方向,同时又保留了一定的设计空间供建筑师发挥。




前门东区倾注着各个领域保护者的努力,也酝酿着更好的未来。在北京新总规以及首都核心区控规的编制背景下,前门东区也开始了新一轮的保护研究工作老城保护的艰巨任务时刻提醒着我们,探索的脚步不会停止,本次的讨论和实践并不是一次停歇或结尾,这仅仅是一个开始.....


发表评价

综合评价:
  • 视频画面清晰
  • 实用性很强
  • 简单易懂
  • 互动性强
  • 赞一个
  • 有收获
  • 老师也很棒
  • 提交

    讲师介绍

    清华大学建筑学院教授

    北京市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副

    教授级高工

    北京市建筑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总建筑师